印度Fintech危机,中企如何避险

印度支付通道

要点速览:

Yes Bank宣布破产后,有中国商户的几百万人民币资金都被冻结在Yes Bank,已经做好了拿不回来的打算。

对于像PhonePe、Razorpay、BharatPe,只接入了Yes Bank的印度支付公司来说,他们更担心的不是资金安全问题,而是运营上的挑战。

Yes Bank有很多金融创新,它的API相对于其他银行来说也更好。支付公司把很大的业务量都放在Yes Bank上,也是为了操作更方便。

一定要去对接多个渠道,分散风险,把业务量分开以后,会更安全一些。

4月2日,志象网联合鼎晖投资主办题为“YES Bank冲击,中企如何在印度避险”的线上分享会,邀请了鼎晖百孚新兴市场基金合伙人张乐、中国工商银行孟买分行行长郑斌、Cashfree中国业务总监王婷做主题分享。

三位嘉宾分别以”印度金融科技行业的新动向” “印度银行业震荡,中资企业如何自救” “疫情之下,印度Fintech企业的危与机”为题,讲述了个人以及公司对印度市场的独到见解。

王婷在印度生活了6年,她此前曾在Paytm担任跨境电商业务运营负责人,也曾在移动电商平台Wish工作。不久前,王婷加入了印度支付企业Cashfree,担任中国业务总监。

印度支付通道

Cashfree中国业务总监王婷

Cashfree是印度三大互联网支付网关公司之一,因电商飞速发展,过于分散的支付系统给商家收款带来难题,于是这家聚合支付平台诞生。成立5年时间,截至2020年3月,Cashfree已服务超过5.5万家商户。

在分享中,王婷提到,Yes Bank危机加之新冠疫情,对客户的业务造成很大影响。为此,她也对未来企业如何分散风险提出了建议。

王婷说,Yes Bank宣布破产后,对在印度做生意的中国商户冲击很大,“(客户)大概几百万人民币资金都被冻结在Yes Bank,已经做好了拿不回来的打算。”而对于像PhonePe、Razorpay、BharatPe,只接入了Yes Bank的印度支付公司来说,他们更担心的不是资金安全问题,而是运营上的挑战。

通过这次的Yes Bank危机,王婷给现金贷还有其他公司的建议是,一定要去对接多个渠道,分散风险,把业务量分开以后,会更安全一些。

此外,王婷还观察到,在疫情期间,中国客户的现金贷互金交易量少了很多,很多人都在控制放贷量。而杂货类、保险类、线上教育及线上医疗类,还有网上视频内容订阅的客户都有比较大的增长。

以下为王婷的分享实录

(经志象网整理)

Cashfree是成立于2015年的Fintech(金融科技)公司,主要在做收付款、通告的业务。2017年从YC加速孵化器项目毕业以后,也同步获得了种子轮融资,现在专注于做to B的支付业务。目前合作的商户大概有5万多家,其中也有很多做出海的比较好的一些中国企业,像是做旅行的HappyEasyGo,电商Club Factory以及腾讯的一些游戏业务。

我在印度大概有6年时间,2014年就到了印度,之前在Paytm和Wish主要做电商业务,加入Cashfree有两三个月的时间,所以对Fintech领域也在一个熟悉的和学习的过程中。主要结合我在Cashfree的经历,加上 Yes Bank危机,和现在的疫情,我讲一下自己的感受。

Yes Bank危机

3月5号,大概是晚上9点宣布的Yes Bank的事情,中国人的群里就已经炸开了,开始说Cashfree和Razorpay的资金可能被冻结,能不能拿回来都有很大悬念。那个时候,Cashfree团队已经连夜把收款、付款通道切到了其他银行,第二天一早,就有很多中国朋友找我,说要组团几十个商户转到Cashfree来开户,要手动操作,保持业务的持续性。

我已经感受到大家的恐慌,我到了公司之后,发现公司沙发上已经坐了好几个中国朋友。离Cashfree比较近的公司,派了员工过来,老板也说了,不给出解决方案,这些人就不能离开。也有老板和我说,他一晚上都没睡着觉,因为有大概几百万人民币资金都被冻结在Yes Bank,已经做好了拿不回来的打算。

据我观察,这个事情出来以后,印度的商户也受到很大影响,对于像PhonePe、Razorpay、BharatPe,只接入了Yes Bank的印度支付公司来说,他们更担心的不是资金安全问题,而是运营上的挑战。可能还是因为Yes Bank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,大家都觉得像Yes Bank这种影响很大的银行,国家肯定是会救的。

当时我也和印度同事聊,他们都觉得这个钱肯定是能拿的出来的,但什么时候能拿得出来,还要看央行的决定。所以我也给大家解释,钱肯定是能拿得回来的。像PhonePe、Razorpay、BharatPe这样的公司,他们都很快地给出了解决方案,只是开始的那一两天,受影响比较大。

其他一些互联网公司,也受到很大影响,像社交电商平台Meesho,他们有十几万的reseller,是需要付款给他们,他们都是通过Yes Bank这样的 API去放款。Yes Bank出事之后,像Swiggy、MakeMyTrip,也完全失去了API通道,只能立马启动其他通道,有一些只能是手动操作。

中企如何规避风险

从监管上来说, NPCI(印度国家支付公司)在2017年的时候,就已经提出来让支付公司对接多个银行。今年3月2日,他们又一次发出通知,让支付公司对这个事情重视起来。但是NPCI毕竟不是央行,这些通知也没有法律效力,所以支付公司也就一直拖着,没做这个事情。

Yes Bank出事之后,很多朋友问我,为什么像PhonePe、Razorpay这么大的公司,他们就只接入了Yes Bank。确实,Yes Bank有很多金融创新,它的API相对于其他银行来说也更好。支付公司把很大的业务量都放在Yes Bank上,也是为了操作更方便。

不过Cashfree做放款业务已经有三年。过去三年中,Cashfree一直在优化渠道,所以大概接入了6家银行,也有不同的通道。在Yes Bank出事之后,Cashfree客户中,直接用到Yes Bank账户以及通道的商户受到了直接的影响,在当天晚上就接到了其他银行账号,但已经冻结的资金没办法立刻给出解决方案。

其实放款也接入了多个通道,所以当时对业务影响不是特别大,也就能很快调整过来。一些比较大的现金贷还是其他业务公司,他们都可能会直接找银行去对接。这也是完全可以的,只不过可能和银行对接起来会慢一些,可能需要三四个月。对接完之后,对账会相对复杂一些。

像Cashfree、Razorpay这样的支付公司,在中间提供服务,会让业务跑得比较快,相对来说,对账会比较省心、省力一些。给大家的建议是,一定要去对接多个渠道,分散风险。受疫情影响,有很多公司的前端业务量可能会降低,也有精力去做渠道的优化,有些大公司最近也都在用这段时间在对接。把业务量分开以后,会更安全一些。

但印度国有银行的效率,还有技术,相对来说比较差。目前Cashfree的另一个方向,也是帮助银行做基础设施的完善,去帮助银行,尤其是国有银行去改进技术方面的支持,希望日后也能够让大家更多的和国有银行合作,既有安全性,又有技术合作方面的方便性。

讲到疫情,我们大概3月中旬就开始在家办公,因为Cashfree是B2B的公司,现在受到的冲击,主要也是通过客户量方面观察到的。我们的中国客户中,现金贷互金交易量少了很多,很多人都在控制放贷量。此外,我们的电商客户、VIP客户及酒店机票预订的客户,都减少了很多。

另一方面,我们的杂货类、保险类、线上教育及线上医疗类,还有网上视频内容订阅的客户都有比较大的增长。还有一些受影响不大的,像是水电费的充值之类的,基本上和正常一样,也有些提升,毕竟大家现在都不出门了,都是通过网上支付来做这些。

读者提问

你觉得疫情对Cashfree,包括其他Fintech企业,包括平台对接的新经济企业的影响体现在哪?

答:像是HappyEasyGo这样的企业,我们很早就开始合作,也是我们的重要客户。他们在这个时候遇到了很大的困难。因为疫情,印度开始封锁后,主要的业务量都来自于退款,虽然我们还有点退款的业务量,但是客户那边的情况还是很差。还有一些电商客户的业务也受到影响很大。对于现金贷客户,我们也观察到,基本上是各家的业务量都调整到原来的30%到40%。

对于我们来说有一些机会,也是我们销售团队现在主要在做的事情,就是去和这些保险公司,还有一些配送杂货的平台,帮助他们在这个时候去扩充,提高成功率,帮助大家更好的实现支付,然后买到日用品。

印度储备银行3月27日发布允许贷款机构为到期贷款,办理延期三个月还款。有哪些主体是一定要遵守的?

答:现在大家都不清楚,我们的现金贷客户做的这种7天或14天小贷属不属于政策的监管范围内。政策也提到,像是分期还款可以推迟到三个月之后,目前我们认为其实是和这种小贷没有关系的。因为小贷本来就是7天或14天这样的还款期,它不涉及到分期还款,所以我们觉得,目前小贷客户还是可以继续正常运营的。大家也都是在小规模的做,也没有看到因此遇到监管。

作者:王婷

编辑:刘荻青

印度支付OKPAY
24小时为您服务
我们的联系方式:
✈️Telegram:@yindupaytm
☎️WhatsApp:+91 8398843346

原文链接:https://new.qq.com/omn/20200506/20200506A06F9A00.html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